刚刚翻自己四年前刚开始写叶蓝的文,愉快的自嘲到翻滚,那时候真的弱小幼稚,但乐在其中每一个字都很开心,那种看不到天花板的洋洋自得。

也不是什么坏事啦。

然后翻到最近在写的好别离。就觉得蛮神奇的,我现在知道了所谓天赋,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知道了天花板还有怎么都碰不到的更高的地方。也知道了自己要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去变得更好,我到现在都还在追着大佬屁股后面跑,难以望其项背,就是特别怕哪天自己怂了就不追着跑了。

掰着指头数我花了,四年,才勉勉强强算是能写好叶蓝,别的都不敢想不敢写,脑处理不太行。当年憧憬的太太越来越厉害,而我就一直一直追着跑。也不坏。

擅长掉线:

以下是昨天下午看到甘肃跳楼事件后我在微博发布的博文

我记得我知道我同学跳楼死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个日子,六七月,下午。我也记得返校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我隔壁一排,前后桌,讨论他到底为什么跳楼,讨论他怎么死的,讨论他家有几层。

他们的语气让我很难想象他们正说着我们已经死去的同学,他们都那么兴奋,那么骄傲,就好像他们掌握着什么无人知晓的秘密,而谁能第一个说出他自杀的原因就能立刻得到一百万奖金。我还记得我朋友的母亲说,她要是那个孩子的父母,早知如此,不如一出生就掐死算了。

我的同桌那时对我说,她觉得这一切都很不可思议。她说她今天早上上学,看到路上行人...

突然很开心,看我能不能摸个好别离的开车番外(生涯第一车,希望它能启动)

想给依然还在看我更新的姑娘锦旗,大晚上的被特别实在的感动到了

【全职/叶蓝】好别离(三)

“因此蓝河喜欢叶秋喜欢的比所有人都直截了当。”

本节私设如山倒啊

原著向。不是好别离,而是愿相见。

 

>>>

14

好看的青年裹着一身寒风冲进来,刹住脚,一顿,平复了一下心跳,语气里有点藏不住的急:“麻烦开一台机器。”把身份证递了出去。

“C区30号。”唐柔抬头把身份证递回去的时候,人已经走了,看来是真的急。

 

蓝河登上游戏,车前子赶着发来贺电,蓝河回了个呵,然后组了个全输出队下了趟埋骨之地副本,半路被杀了个片甲不留,其他四个都形容懊丧,就蓝河神采奕奕,手抖也不抖的打字:“好啦好啦,接下来正常刷本,刚麻烦各位了。”

再一小时,埋骨之...

我家太太大佬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勤奋神仙

实话说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好别离结尾部分的亲亲亲亲亲和腻歪腻歪腻歪,简直想搭时空飞机飞到把结尾写了过把瘾

【全职/叶蓝】好别离(二)

不小心写成了连载

原著向

不是好别离,而是愿相见。 


10

懵过神了蓝河就很头疼。他是第一次见到君莫笑这样的家伙,过得清楚明白有道理,道理还是自己挣的,太强。几番操作下来自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摊在椅子上仰头大喘气,然后回归荣耀继续我同君莫笑不得不说的一百种抗争方式,没办法,就算被安排明白了蓝河也是不服气的,蓝溪阁的蓝桥春雪就是不服输。

没几天战队就让蓝河随队去嘉世客场,蓝河一句拒绝吊在嘴巴边上了愣是收回去了。那句嘉世主场见,可怜巴巴的在他记忆里敲鼓,怎么能不去。

那会儿他们开荒到埋骨之地,刚跟君莫笑约好了副本记录,赶着过去问没迟到吧没迟到吧,成功压了霸图五分钟。前面冰...

【全职/叶蓝】好别离(一)

不小心写成了连载

原著向

不是好别离,而是愿想见。


1、

三年前第一次见。


第八赛季初,蓝雨主场,场馆维修通道,就一盏白炽灯,滋啦滋啦的,快要坏掉了。


2、

联盟赛程选点精准,是门学问,研究的人不少。夏休期转会窗关闭之后距离赛季正式开始还有半月的时间,一周拿来炒炒转会信息的冷饭,还有一周便备齐了瓜子花生汽水儿,吆喝着猜联盟赛程,呼朋唤友,反话毒奶。荣耀联盟的每分每秒,都是甘愿参与的。

转会选手的粉想知道新老东家什么时候碰上,赛程出来后这些比赛都是要打圈圈的。介怀的摩拳擦掌等着买机票——我,一X粉,肯定是要追到天荒地老,他去哪儿我追...

最近在搞一个更新,叶蓝原著向,夹杂了非常多我关于竞技体育和电竞认识的私货,估摸着要跟暗恋那篇一样超长发挥。再来一篇拉通两万字的,你们看的下去不,大白话,流水账的那种,没有文笔可言orz。但是我个人很喜欢这篇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我现在有种高中月考后觉得考很好然而实际垫底的惶恐。

【全职/叶蓝】利亚纳的雪

胡说八道系列


“你读档了多少次。”“和你一样。”


>>>

1、冰棺


雪山苏醒了。

然后一脚踩碎了勇者的冰棺。


利亚纳的雪终年不化。雪山沉睡的这些年里厚厚的雪层崩落了又堆积,旧的雪在低温里压缩成冷硬的冰层,覆在原本的山石上,新的雪落下,又给抹上点柔软的东西。


这冰棺宛如天降,时机正好,一场大雪堪堪将它掩住了,雪山没瞧见。位置也好,雪山刚伸了个懒腰,踏出一步——尽是冰棺碎裂的声音。


耳朵边还有个懒洋洋的声音横插一脚,报幕:开始战斗,还是start fighting。...

最近想的梗儿都非常胡说八道风。刚刚看了眼两周前写的一根树枝,嗯……感觉复杂。一方面吧我的确是个俗人,能力有限,遣词造句结构节奏都不好,但一根树枝的脑洞和梗儿我真的好喜欢呀!是,关于未知世界“肆意妄为”的写作23333。以后我大概会继续肆意妄为的,胡说八道的讲突发设定和故事,非常抱歉了我超任性(x

话又说回来我最近在试图写日常生活的时候的确力不从心,以前认为再普通平凡的小事情都有值得讲述的意义,但是最近我没办法将这些意义通过文字表达出来,所以……交给时间。

去年总结的时候说希望今年三月也能写出天在看那样好的文字,啊这个三月已经过去了啊。

以及,今年cd21几乎没看到全职相关,也不知道cd21...

1/19

阿言

©阿言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