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星原野

都是我瞎写

 @对酒忽暝 依然迟到但是不缺席的生贺

半年没动笔了真的是想到写到,标题来源游戏里某位姑娘的id

想想河河生日是1214吧,提前祝他生日快乐,拥有好多好风景。


>>> 

蓝河给叶修发消息。这几天气温降太快,亮堂明暖的江南都开始飞雪,纷纷扬扬的,只是在城区高楼上一眼望出去,看不出三分雪景的美,倒是手指头冻得红红的,冰凉的连屏幕都滑不开。

试了好几次,屏幕才识别了主人冰凉的指纹,勉强解锁,蓝河按住那个小话筒回叶修消息:“我要买羽绒服,特别特别厚的。”

“我手指头离了取暖器就降温。”

“啊啊啊好冷。”...


文手二十题

哎呀输入法打文手自动关联出来的词是“吻兽”,意外的很有小说感呀

 @对酒忽暝 

卷子在手机备忘录上做好很久了,就是一直没开电脑,没想到我电脑还活着(她还很年轻,你不要欺负她


1.笔名由来


真要说我其实并没有笔名这样的东西和认识,从小到大的所有昵称id英语课堂上的英文名,初中瞎写的恋爱小说里的名字,都全部被我记得格外清楚并钉在了人生羞耻柱上(我对名字的羞耻程度高的有些吓人

所以我很难得能取一个长情又满意的代称笔名,阿言算一个,谢谢可子和那时候异常话唠的我。

那会儿真的超级话唠的,微博id叫言言言言言不可说,因为话唠而显得热情(不,是神经质x,所以在可子发私...

刚刚翻自己四年前刚开始写叶蓝的文,愉快的自嘲到翻滚,那时候真的弱小幼稚,但乐在其中每一个字都很开心,那种看不到天花板的洋洋自得。

也不是什么坏事啦。

然后翻到最近在写的好别离。就觉得蛮神奇的,我现在知道了所谓天赋,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知道了天花板还有怎么都碰不到的更高的地方。也知道了自己要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去变得更好,我到现在都还在追着大佬屁股后面跑,难以望其项背,就是特别怕哪天自己怂了就不追着跑了。

掰着指头数我花了,四年,才勉勉强强算是能写好叶蓝,别的都不敢想不敢写,脑处理不太行。当年憧憬的太太越来越厉害,而我就一直一直追着跑。也不坏。

想给依然还在看我更新的姑娘锦旗,大晚上的被特别实在的感动到了

【全职/叶蓝】好别离(三)

“因此蓝河喜欢叶秋喜欢的比所有人都直截了当。”

本节私设如山倒啊

原著向。不是好别离,而是愿相见。

 

>>>

14

好看的青年裹着一身寒风冲进来,刹住脚,一顿,平复了一下心跳,语气里有点藏不住的急:“麻烦开一台机器。”把身份证递了出去。

“C区30号。”唐柔抬头把身份证递回去的时候,人已经走了,看来是真的急。

 

蓝河登上游戏,车前子赶着发来贺电,蓝河回了个呵,然后组了个全输出队下了趟埋骨之地副本,半路被杀了个片甲不留,其他四个都形容懊丧,就蓝河神采奕奕,手抖也不抖的打字:“好啦好啦,接下来正常刷本,刚麻烦各位了。”

再一小时,埋骨之...

我家太太大佬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勤奋神仙

【全职/叶蓝】好别离(二)

不小心写成了连载

原著向

不是好别离,而是愿相见。 


10

懵过神了蓝河就很头疼。他是第一次见到君莫笑这样的家伙,过得清楚明白有道理,道理还是自己挣的,太强。几番操作下来自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摊在椅子上仰头大喘气,然后回归荣耀继续我同君莫笑不得不说的一百种抗争方式,没办法,就算被安排明白了蓝河也是不服气的,蓝溪阁的蓝桥春雪就是不服输。

没几天战队就让蓝河随队去嘉世客场,蓝河一句拒绝吊在嘴巴边上了愣是收回去了。那句嘉世主场见,可怜巴巴的在他记忆里敲鼓,怎么能不去。

那会儿他们开荒到埋骨之地,刚跟君莫笑约好了副本记录,赶着过去问没迟到吧没迟到吧,成功压了霸图五分钟。前面冰...

【全职/叶蓝】好别离(一)

不小心写成了连载

原著向

不是好别离,而是愿想见。


1、

三年前第一次见。


第八赛季初,蓝雨主场,场馆维修通道,就一盏白炽灯,滋啦滋啦的,快要坏掉了。


2、

联盟赛程选点精准,是门学问,研究的人不少。夏休期转会窗关闭之后距离赛季正式开始还有半月的时间,一周拿来炒炒转会信息的冷饭,还有一周便备齐了瓜子花生汽水儿,吆喝着猜联盟赛程,呼朋唤友,反话毒奶。荣耀联盟的每分每秒,都是甘愿参与的。

转会选手的粉想知道新老东家什么时候碰上,赛程出来后这些比赛都是要打圈圈的。介怀的摩拳擦掌等着买机票——我,一X粉,肯定是要追到天荒地老,他去哪儿我追...

【全职/叶蓝】利亚纳的雪

胡说八道系列


“你读档了多少次。”“和你一样。”


>>>

1、冰棺


雪山苏醒了。

然后一脚踩碎了勇者的冰棺。


利亚纳的雪终年不化。雪山沉睡的这些年里厚厚的雪层崩落了又堆积,旧的雪在低温里压缩成冷硬的冰层,覆在原本的山石上,新的雪落下,又给抹上点柔软的东西。


这冰棺宛如天降,时机正好,一场大雪堪堪将它掩住了,雪山没瞧见。位置也好,雪山刚伸了个懒腰,踏出一步——尽是冰棺碎裂的声音。


耳朵边还有个懒洋洋的声音横插一脚,报幕:开始战斗,还是start fighting。...

最近想的梗儿都非常胡说八道风。刚刚看了眼两周前写的一根树枝,嗯……感觉复杂。一方面吧我的确是个俗人,能力有限,遣词造句结构节奏都不好,但一根树枝的脑洞和梗儿我真的好喜欢呀!是,关于未知世界“肆意妄为”的写作23333。以后我大概会继续肆意妄为的,胡说八道的讲突发设定和故事,非常抱歉了我超任性(x

话又说回来我最近在试图写日常生活的时候的确力不从心,以前认为再普通平凡的小事情都有值得讲述的意义,但是最近我没办法将这些意义通过文字表达出来,所以……交给时间。

去年总结的时候说希望今年三月也能写出天在看那样好的文字,啊这个三月已经过去了啊。

以及,今年cd21几乎没看到全职相关,也不知道cd21...

【全职/叶蓝】一根树枝

我流魔法历,都是我瞎扯(我说真的


>>>

叶修种下了一根树枝,在一颗小小的星星上。


魔法历唯一的、伟大的星术师叶修,溜掉那些追杀的、拥护的,跑到颗偏僻星星上,种下一根树枝。边角破了洞的魔法袍——名字是千机,在一边打滚,叶修穿着件黑而旧的单衣,那双神明样的手此时如同凡人,颇为无力的挖坑,栽种,培土,焦头烂额的想把树枝扶端正,然后三两下拍拍灰,又提起一个桶,刚提起来又放下了,指着千机,手指在空中划了两道:“去,提桶水。”

千机不情不愿,原地赖皮,叶修蹲在小树枝旁边,一手撑着腮帮子,歪着脑袋跟千机理论:“大哥,打桶水。”然后就不理它了,转过头...

盆友!数码宝贝了解一下嘛!
非常非常幸运有这个机会写一篇数码宝贝的文,那段时间走在路上脑袋里都是爆发的小宇宙。说不出来原因,我是真的很喜欢DA。这种喜欢与其说是童年滤镜,倒不如说它所传达的东西一直一直影响着我并且伴我前行。很遗憾的是长这么大我都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好好写它……呼,虽然是个濒临落幕挥手告别的故事,但我还是想说,我记得它,DA永不落幕。

青条子:

终于做到了第四本个人本,编号#004# 留给贯穿童年的数码宝贝,同时这本会参加4月5日-6日的 #数码宝贝ONLY##CD21首发# @comiday,收录的是最近几年来为了自我满足而画的图,主要是第一部DA、三部DT、四部DF,包含1-6部主角团。为了不窗掉+预估印量,所以先发一个预售: 网页链接  截止到3月30日><


1/19

阿言

©阿言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