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切的希望LOF能够更个新让我的文章列表可以按热度排序。

其实我只是想说,天在看写的是真好,不愧是热度担当(x

希望明年三月我也能写出这样好的文字。

顺便吆喝一下,首页的小天使真的不翻出来看看么~

我一定好好写日常小短文(捶墙
我就是个日常脑啦
就昨天那个小短文啊,真的是从繁华热闹的商业区捧着杯热乎乎的焦糖奶茶一晃一晃走回家,一边觉得奶茶真热乎喝着真甜一边走着走着就要哭鼻子了2333,半路脑内小剧场了一下回来就抱着笔记本敲,直接在lof网页上敲的,引号都用反了2333
所以才超智障的问有没有人要跟我表白嘛,啊啊啊啊超羞超级谢谢大家。
好像昨天还想叨叨什么来着,今天昏昏沉沉了一天就忘啦
以及存稿又没有啦,溜了溜了,不坑不坑。

【全职/叶蓝】海上日出(20)

20.

结果这俩连着三天没联系没见面,梁易操心着想帮着传书传情,花了老大心思暗示,可许博远就是没听出那些意思,翻了翻书页,也没见把书拿倒了或者半天不翻一页。梁易觉得:莫不是完了?

于是梁易跑着飞着去找叶修。

叶修也端坐在书房里头,拿了本书,看的十分起兴。一抬头就看见梁易从窗户溜进来,面色忧虑:不是你怎么不去主动找小王爷啊,也不是什么大事,小王爷就是拉不下脸来,你去了什么都解了,至于连着几天见也不见,你们这是要绝交啊?

然而叶修露出懵懵的神色:不是这哪门子事儿啊。

梁易也跟着一起懵:你们俩都冷战成这样了还没事儿啊?

没有没有真没有。叶修话音刚落,有人就在外头嚷嚷,挺大声:少爷!您家阿...

叶蓝

短,糖,原著向同个居

应个双十一的景,日常小故事。


“好像得买点儿什么。”蓝河凑过去,从叶修背后支出脑袋盯着电脑屏幕,叶修吓了一跳,抬手揉了把蓝河脑袋:“买。”

“预售都开好几天了,我们之前干什么去了?”

“大概是赚孩子奶粉钱去了。”叶修回答的一本正经,蓝河斜眼笑他:“你这天天摸鱼的别瞎说……也不对,前几天你是回家了一趟吧。”

叶修点头:“叶秋的儿子百日,抓阄抓了个鼠标,有前途。”

“那鼠标你送的吧。”

“清风七,哥的同款。你也别瞪我,都不陪我回去啊。”

蓝河就着现在这个姿势拿手松松环住叶修脖子,“那几天办入职手续,就……要不趁着这双十一给你买一鼠标?”

“一鼠标...

【全职/叶蓝】海上日出(19)

19.

事实告诉我们,拍马屁是没用的!就算是用真话拍马屁也是没用的!


叶修站在许宅大门外头,一脸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表情——非常难得。谁能想到许博远把他带回自家一阵洗涮给了身干净衣服,完了就冷着脸把叶修给扔出来,关上大门,哐当一声特响亮,然后就见梁易飞身蹲在大门左边的墙头,二笔蹲在大门右边的墙头,像是守门的石狮子要上天。

叶修叹了口气,觉得蹲墙头这是有病吧,仰头开口:干嘛蹲墙头。

二笔显然是个懵头懵脑没搞明白的,跟着梁易就蹲这儿了,现在正想着怎么飞檐走壁顺路到厨房捞点儿吃的。于是叶修看向梁易。

梁易托腮,沉思,应当是有些联想,然后开口:祖传翻墙,不得不防。


说的非常有道理。...

【全职/叶蓝】海上日出(18)

18.

结果陈果还是把“叶修”放了。

魏琛全程臭着一张脸,陈果理都没理他,着实是在自讨没趣儿。最后陈果还是说了几句:这儿港口还好好的,最近先在这儿安顿下来一阵子,你要是刚来就把地方老大的儿子绑了,我们就真没地方去了。

魏琛僵硬的点头,说:哦。

陈果抄着手有些乐的看魏琛,夸奖:真乖。

魏琛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不得不说这藏人的地方选的挺好,背面就是十九涌的热闹小街,然后刚巧有个废弃屋子,特不起眼的茅草棚,偏偏还有个地下室。陈果带着许博远出来,还没说上句告别话,梁易就杀气腾腾的冲过来,非常破坏平和的气氛。

更加破坏气氛的大概是魏琛,没个下限,看来人气势汹汹,一看就是个高手,赶紧高举...

【全职/叶蓝】海上日出(17)

17.

许博远被绑了的时候整个儿一懵。到底是平常露出什么嚣张跋扈的少爷架势了?没有呀。又一想梁易和二笔肯定很快找来,于是没慌,端正坐在小板凳上,呜呜呜呜看向为首的红衣大姐头。

大姐头皱着眉头,看着旁边一满脸胡茬的大叔:魏琛,你怎么好意思的。

那大叔咔咔笑:怎么不好意思啊,船王的儿子,叶家的儿子,怎么着都不会不好意思啊老大。听说他爹这几天就回来,我们也不多要,那艘船给了我们就行,这禁海的风声一天强过一天,老大,我们没船,又生在海上,可不能没路走。

那红衣大姐头沉思了会儿,开口:先把那堵嘴的破抹布给取了,让人透透气。

魏琛说诶好的老大!


这下许博远能说话了,但又不想说你们其实抓错人...

【全职/叶蓝】海上日出(16)

16.

相较于父辈不同寻常的爱情,叶修更在意的是原来自己是捡来的孩子,又沉浸在自己被叶河嫌弃的悲痛。当然都是装模作样。叶河让他学着点许博远,他当然乐意。至于捡来的孩子,叶修想怪不得我这么聪明。

至于老一辈人的恋爱故事,叶修和许博远互相看一眼,看来想到一块儿去了——他们就想看到个完美结局。

他们活下来就是幸运的事情,成长的年头里始终被善待,生的宽容大方,透彻敞亮。至于那些坎,人生哪里会顺顺利利,叶修遇到了坎儿,但也遇到了许博远。至于许博远,他的坎儿还在后面,尚未到来,但他们从来就不是被囿于挫折围栏的少年。


叶河出海了。许博远给父亲写了封信,讲了这些事。许行之很多天后才回信,说的是别的...

【全职/叶蓝】海上日出(15)

讲讲父辈的爱情故事。


15.

一顿饭吃完,叶河一挥手就把俩小孩儿赶走了,连叶修都赶去了许宅。

他现在要好好想想以前。

海图上有什么,叶河当然记得清楚,他们拿了海图,等不及在返航的船上研究。船舱逼仄狭窄,还晃悠,一条线勾出来都是抖的——是从红海前往半岛的航线。叶河看许行之勾线勾的生气撂笔,赶紧从背后把人抱紧了好生安慰,说:我把你抱得这么紧这么稳当,你再勾线就没问题了。许行之肘了叶河一拐:去你大爷别闹。松手松手,诶快点儿我手都施展不开。

施展什么呀要大开大合的来。叶河松手比划了一下,莫不是乾坤大挪移。

许行之更加没话说,只好来点儿实际行动,非常夸张的一掌打过去,被叶河抓住手腕拉过去...

【全职/叶蓝】海上日出(14)

14.

小小的书房大概从没承载过这样的少年理想。

许博远学的很快,叶修常常有种被小怪兽追着撵着的错觉,有时候假装瘫倒:阿远你这样每天晚上我都得挑灯夜读,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教你,过分了啊。

怪我怪我。许博远嘴上说着,又给递了碗桂花甜芋头,装模作样收买一下叶修,叶修也就不管了。不知道又抄了叶河哪本藏书底子,同许博远细细讲了起来。


他俩越学越发现他们生在一个……幸运的时代。这么说可能并不准确。他们看这世界看的并不完全,不知道十九涌以外的地方是个怎样真实又残酷的样子。但是书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从怎样的蒙昧走到可以看见浓雾背后清晰景色的现在。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看世界,是非常幸运又令人开心...

【全职/叶蓝】海上日出(13)

我很喜欢这一小节结尾的地方,算是为什么会想写这样一个故事的原因吧2333


13.

早饭吃到一半老何叔来了,见到叶修三两步走近了大力拍背:哟嚯你这小子!

叶修被拍的一个趔趄,假装受了内伤的模样捂住胸口:老何叔,你……你……

得了吧臭小子。老何叔老江湖了,把鱼篓放下来小板凳打开,又递给叶修一个板凳一把小刀。叶修干脆坐下了开始剖鱼,手法干脆利落,又掂了掂鱼篓,说:这次收成不见得好啊?

老何叔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这只是那九牛一毛。这次可是大收成,捕了条大鱼,同我那小破船差不多咧。要我说啊你要是会水了能上船,我一定带着你去,昨天那鱼真大,我一叉下去没刺到要害,差点被那尾巴拍进海...

【全职/叶蓝】海上日出(12)

12.

隔天的训练还是够呛,同第一次的狼狈比起来差不太多。不同的一点在于叶修一直保持着清醒,许博远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坏——明知道在水里多难受却还是松开自己伸过去的手,眼里多是寻常见惯的笑——更像是在安抚立场不坚定的自己。

真的是大笨蛋啊你!许博远内心咆哮,卡着点儿跳下水把叶修捞起来:时间差不多够了啊。

叶修仰躺着趴在小舢板上,朝着许博远松垮垮地挥挥爪子,语气里带点儿邀功的味道:今天表现还成?

去你大爷的还成!

叶修不管许博远又气又笑的表情,继续讲:对了,我今天啊,好像发现了点儿不怕水的窍门。

什么什么窍门?!?许博远话说的急切,叶修露出狡黠的笑容,勾勾手指让他靠过来。许博远光顾...

1/17

阿言

©阿言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