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白昼晴空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00:45

 

应该是一个多月前那篇《天在看》的系列文。

突然发现在《天在看》的设定下会有漫长温软的好故事可以讲,那些很多很多以后,想想就很心痒,

天在看是相遇,白昼晴空是再度相逢。应该没什么阅读理解障碍诶嘿

原著向。


1、

叶秋发现自家哥哥跑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应该起床背单词做功课搞研究的人,跑了?

嘿呀好气,怎么老说到做到的?

 

昨天叶修跟他讲,“我要回国一段时间。”叶秋应了一声“哦”,想着这几天准备一下行李,定周末时候的票,国内再安排点人接接自家哥哥,带丫改善下伙食,计划完美。只是没想到叶修自个儿订好票第二天就踏上归国旅途,还很有可能是凌晨。如此猴急。叶秋啧啧两声,给叶修发了条短信,“失败了就别回来。”

过了好些个小时,收到回复,估计下飞机了:“?!?!”

叶秋感到十分愉快:“热么?”

叶修:“艹。”

 

同在初夏时节,苏黎世和广州到底差着好些纬度,叶修刚下飞机就被热得不像话。但是走的太急他根本没来得及想两个城市的温差,这大概是他心里最细枝末节的事情,现在却让他在机场被参观了——“哇好有病诶穿那么厚。”“但是穿的很有型诶衣品很棒人也挺好看的好眼熟。”

去年这会儿哥的海报挂满全国啊能不熟嘛。叶修泪流满面。但愿别被认出来。

“是叶修!”

叶修二话不说开始狂奔,心想,没行李就是好。是的,几万里的回国路,中间还在莫斯科转机,丫一件行李没带。

 

蓝河提着行李箱哼哧哼哧往机场出口走,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人潮涌动一看就像是要搞大事情,机场出口的光在召唤他,蓝河想,回到广州了,苏黎世的大梦一场就会醒了,还有十步。

他开始倒数,十、九……

也就刚开了个头。

叶修从他身边风一样的跑过。蓝河十分震惊,等等莫不是有玄机?

然后叶修又倒回来到蓝河身边:“签名外套还穿着啊,不热?”

蓝河:“不是你怎么跑这么快啊?”

叶修:“天天跑步机上跑着呢你以为呢。不然能追上你么?”

蓝河:“?!?!不是其实我并不是想说这个。”

叶修:“嗯?”

蓝河:“真的叶修?”

叶修:“真的叶修。”

蓝河怒:“你回来干嘛来了抢我们BOSS ?!”

叶修:“我以为我说的很清楚了……有车没?”

蓝河:“叫了车,到了。”

叶修:“还不快走怎么还有心思呆站着叨叨?!”

蓝河:……

 

滴滴司机不是个荣耀粉,也就迷糊着问一句:“这位小哥你是不是上过电视?”

蓝河十分不客气的反问哼哼:“小哥?明明老大一人了。”

叶修十分不解:“还怼啊?苏黎世一别也没几天,那个看我剪辑看的抱头痛哭的人是谁来着?远了说,坑我贪吃蛇记录还爆笑的是谁来着?往中间说,兴欣公会保姆蓝河呢?我记得大春还说你可信我了……”

蓝河一个愣神,眼神飘忽:“不是贪吃蛇那事儿你怎么还记得啊……”一会儿反应过来:“谁抱头痛哭了啊!滚滚滚!”

“我还记得那个荣耀里的认亲手势呢。”

“你怎么都记得?!”

“……我又不是老年人了当然记得,老了也记得。才过完28岁生日呢别老让我想‘当我老了头发白了’成不蓝河大大?”

 

2、

叶修的生日在去年世邀赛结束后的夏天广为人知。奈何丫在之后完全不知行踪,又不上网,微博还停留在方锐大大来我们兴欣吧,于是小十年的生日快乐被粉丝刷在了一条微博下面,简直不能承受之重,蓝河藏匿其间,刷了条生日快乐。

今年叶修生日的时候蓝河在苏黎世,同去年一起搞事情的家伙相约看了场当地的荣耀比赛,就在举办世邀赛的那个场馆,看着看着蓝河没忍住一个泪流满面,被社长大人揉揉头毛,“好啦别哭啦等会儿还有的你哭。”

比赛结束,灯光暗下来,观众渐渐离场,隐约间还有人留在场馆里,也没人来催他们离开,然后灯亮了,场馆里的电子屏上是叶修历年最佳混剪,十年!叶修!荣耀!

留下来的人不多,手里都挥舞着大红鲜亮的国旗,齐声高喊:“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有山海相应,绵绵不绝。

没有人能够忘记他带给荣耀这片土地的意义。

蓝河有点哽咽,想起他们几个人去年搞事情做世邀赛应援企划的时候,拉了外院的完全不懂荣耀的姑娘求翻译合作,蓝河是主讲人,给他们突击补课讲这些熠熠生辉的代表国家的选手。蓝河花了十分钟讲黄少,花了一个小时讲其他的选手。然后那姑娘问,这个领队又是谁?

蓝河说:叶修是最伟大的荣耀电子竞技选手。

 

他想了想没有加之一。加什么之一呢,干嘛要加之一呢?黄少当然也是最伟大的荣耀电子竞技选手,喻队当然也是,微草的那个也一定会是……

我大概是对叶修很吝啬,想不出别的话就只能用这句万金油的话形容他。蓝河想。

然后他在心里埋怨自己不诚实,他就是觉得这句话最合称他,的确这么多人都可以享有这句评价,但叶修在他这里是不一样的。他记得广州街头他拼命挤到前台仍然只能仰望的绝杀,他记得十多个小时硬座火车上难眠的激动,他记得三连冠时萧山体育馆场中那一个人的空缺。

 

蓝河哽咽着着一起喊叶修的名字,擦擦眼泪强忍着没流下来。。

 

他确实很爱他。

 

小狂欢结束之后社长大人组织拍合照,等定时快门的时候社长龇牙咧嘴的问蓝河,你说我们算不算蓝雨粉里的叛徒啊。

蓝河超淡定,拍胸脯:“当然不算。”

话毕合照人群突然骚动,社长在自己耳朵边喊:“卧槽!叶神!”

蓝河吓得一个腿软。

 

然后叶修真的来了,像是天降系男主,可帅,站在他们中间一起拍合照。蓝河腿软蹲在第一排,就在叶修正前方。

 

3、

叶修一直盯着蓝河的发旋儿。大概是太困了,蓝河脑袋一歪靠着出租车车窗睡着了,叶修稍微挣扎了一下,挪了半天才凑过去盯着蓝河的头发旋儿看,然后还揉了揉,又狠命的揉了揉。苏黎世合照的时候叶修就很想揉揉蓝河的发旋儿,最后没敢,叶秋看他那纠结的样子,批评他,你的厚脸皮呢?叶修切了一声,没回答。

大概是揉狠了,蓝河迷糊着有些恼,摇摇脑袋换了个方向靠,靠在了叶修肩上。

十分小言的场景,叶修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可快。

 

在苏黎世的时候叶修每天背单词做功课搞研究。世邀赛结束后联盟问叶修愿不愿意常驻苏黎世研究国外的荣耀选手,毕竟我们肯定不想只拿一个世邀赛冠军,但是异国他乡语言不通,连泡面都不通,联盟和竞技总局很有诚意的同叶修商量,没强求。叶修也没立刻答应,他十分愿意,但他也有点想兴欣。

然后叶秋说,房子给你租好了英语老师给你请好了教材给你买好了,你可以常驻苏黎世搞研究了。你这样磕磕巴巴简直不如那个蓝雨的蓝桥春雪。

听到了熟人的名字,叶修很好奇,多问了两句:“游戏里蓝河……蓝桥春雪是很不错。”

“现实里也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人,我想挖墙脚,被‘蓝雨粉,铁杆儿的’拒绝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爆笑。笑完觉得场景有点熟,虽然有点久远,但是很熟悉。

笑完却是忘了继续问蓝河做了什么,倒是心里暗搓搓地有点得意,嘿,哥早在网游里就发现这人好了,像你,晚了那么久。

然后就这么常驻苏黎世,每天背单词做功课搞研究。

 

叶修去看那场比赛的时候还十分恍惚,电视上看就行完了下载视频研究,看什么现场?结果被叶秋装扮一番拉到了现场。

他当然记得那些岁月,每分每秒,他职业选手生涯的高光时刻汇聚于此,看的他老脸一红,嘿呀我是这么厉害但是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嘛。然后鼻头发酸。他和叶秋买的是楼上堂厢的票,高高的,可以看见高举的拳头,鲜亮的国旗,颤抖的肩膀。如果此时他在场中央,他会听见那些声音,那些他藏于幕后的小操作台的那几年遗失了的声音。

为你而欢呼,为你而祝福,为你这个让我们崇拜了多少年的家伙,为你的壮丽不朽,为你的长久安康。

生日快乐啊叶修。

 

等人全部散去,叶修才起身,烟忘了点,就这么叼着。然后他往场中间走,小跑了几步,又跑快了点,到了第一排,翻过围栏,站在场中央,看四周已经空空的座位,他的头顶是四块大大的电子屏。十分钟前的场景他还记得,他们齐声喊着他的名字,祝他生日快乐,还唱了首生日快乐歌。幸亏没点蜡烛。叶修这么想着,笑了笑从场馆通道离开。

 

4、

场馆外叶修碰见了合照的人群,小狂欢的样子根本没往他这边看,于是叶修十分不要脸的凑过去:“嘿,我是叶修。”

离得近的那人是社长,也没看叶修一眼:“我是苏沐橙。”

叶修锲而不舍:“我真是叶修。”

社长十分不屑的转头去看:“我真是……卧槽!叶神!”

叶修叼着烟:“听说你是苏沐橙。社长你这样沐橙很生气。”

“社长?”

“你难道不是社长?哟是你!”叶修没理社长吃惊的可以吞鸡蛋的嘴巴,冲着社长身边的蓝河打了个招呼。

蓝河拽着社长正在腿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是我,那个让你贪吃蛇挂掉的人是我,怎么就是个蓝雨粉的是我,跟你傻兮兮的比荣耀认亲手势的是我,不知道你是叶修的是我,喜欢你的是我……啊不……那个……”

蓝河深呼吸,拼命的深呼吸,空气转了个圈吸进了肺腑,他想了想把脱口而出的喜欢十分寻常的掩过去,继续叨叨:“第十区的蓝河也是我。”

几乎同时,叶修细细地看着他,说:“第十区的蓝河也是你。”

 

之后是长长的空当,蓝河东张西望,给社长使眼色,而叶修西望东张,也在给社长使眼色。社长抱头逃窜,内心惶恐。

没办法,叶修就盯蓝河,“好巧。”

“不巧。”

“挺巧的。”

“……是挺巧的。”蓝河败下阵来。

 

之后人群涌来,社长大喊一声“拍合照吧!”然后就去摆弄相机,叶修和蓝河被挤的分开又靠近,最后叶修站在蓝河后边,蓝河蹲在叶修前面,肩膀有些绷,叶修有些不太习惯这样的众星拱月,抬头看天又低头看蓝河的发旋儿,最后露出很好看的笑容。

 

后来社长修图的时候十分不理解,狠命戳蓝河,“你这表情怎么这么一言难尽啊?!开心你就笑啊还硬绷着。”完了又捂着脸从手指缝里看照片:“叶神笑得这么岁月静好我太不习惯了!”

“……”

“要不我给叶神P根烟上去吧,看上去协调点。”

“醒醒啊社长!”

“我也是不懂你们两个。”

 

蓝河也不知道他和叶修两个。拍完合照叶修一个劲儿地调皮,就跟全明星赛上打GG那样,“不干了啊不干了。”叶修边说边绕着场馆前的广场跑圈,后面跟着好多粉,跟拉怪似的。蓝河很淡定的袖手旁观,社长捂着心口说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放生叶神。蓝河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表情严肃中透着微笑微笑中透着大笑大笑中透着爱意。

 

叶修被放生的有点狠,不干了,跑到蓝河身边一个急刹车比了个防卫禁止手势:“别动啊你们蓝河大大在我手上!小心我不客气了!”完了揉蓝河的脑袋,“胆子真大啊。”

蓝河撇撇嘴:“一般般。”

叶修没接话,掏了支笔出来,在蓝河胸口那儿好生比划,然后靠近,低头,猛地落笔,在蓝河外套胸口的地方签了个名。

边签还貌似不经意地说:“你喜欢黄少天,你还喜欢我。”

蓝河僵硬着回复:“不一样。生日快乐。”

 

5、

叶修签完就溜号,后面一大票粉追,奈何叶秋开车救场,把自家哥哥给运走了。

蓝河呆站原地目送那辆车在苏黎世街头化作小点点,然后捂住心口上叶修的签名,问社长:“这是,我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我?”

社长:“拉倒吧。”

蓝河伸了个懒腰,不反驳,话语也没什么气馁的感觉,“走啦回酒店。”

社长沉默了一下:“我收回刚刚的话。”

“嗯?”

“就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求一个‘拉倒吧’,提前祝你们百年好合。”

“诶!!!!!!!!!!!”蓝河反倒惊讶的不行捂着脸:“不是社长你真信啊?”

“你这样的,说进蓝雨俱乐部就真的进了,说搞事情就真的搞了大事情,说喜欢叶修就真喜欢叶修的家伙,就算你丫刚刚一副懒得不行的样子还伸了个懒腰,我也真信你们俩会在一起,妥妥的你不用感谢我插旗。”

FLAG高高飘扬,蓝河一瞬觉得自己距离叶修还有长长的路,可能遍布荆棘黄沙,令人痛苦退缩,可能有鲜花和祝福,生活安康平顺,可能如同白昼晴空,可能如同无星之夜。

一瞬散聚,十分刺激。

但这都不是他现在在意的事情。

 

叶修在叶秋车上沉思,长久的沉思,然后发问:“你觉得蓝桥春雪这人怎么样?”

叶秋:“比你聪明比你强。”

叶修:“我小时候也喝旺仔牛奶的不至于吧。”

叶秋:“比你聪明比你强。”

叶修:“……”

叶秋简直遭不住自家哥哥蠢笨的模样,一脚刹车停在路边:“你刚刚都把人撩那样了还问我,说,你是不是就想问蓝桥春雪当我嫂子怎么样?”

“???”

叶秋扶额叹气,“当我没说。”

叶修一阵沉默,却开始叨叨……讲七八年前在校园里的相遇,那个电竞社小摊位前的唠嗑和贪吃蛇,讲夕阳余晖里的荣耀认亲手势,讲广州汽水,讲从社长那里听说的那个蓝雨粉的故事,一点一滴都很开心。

但是故事很短,三次元里只有一天的相遇,再长也不能幻化出娇艳美丽的花朵。

只是没想到有那么多以后。叶修摸了根烟出来叼着,还是没点,转过头对叶秋说:“你看,就是这样小而幸运的故事。”

叶秋被自家哥哥纯情的表情闪了双眼,闭眼低头表示服气:“挺神奇的。”

叶修很长时间没有回答。

然后叶修说:“并不神奇。不是命运不是奇迹,就像我带着兴欣夺冠一样,我和蓝河有这么多以后,都是他自己争取来的,我不知道他是怎样一路奔跑前进,有没有摔倒有没有痛,但是最后他站在了我身边。我很感谢他。”

“我很喜欢他。”

 

6、

但是叶修是叶秋口中的笨蛋哥哥。

回国的飞机上,叶修想,会不会飞得越高思考越清晰人越聪明?然而并不是这样。

好在他足够幸运,和蓝河坐上同一辆车,蓝河在睡觉,睡得很沉,脑袋靠着他的肩膀,偶尔有呼吸喷在他的脖颈上。真的是再幸运不过的事情。

然后蓝河迷糊着醒来,他们在十字路口下车。

但是这份幸运一直持续着,天长地久。

 

凌晨零点四十五,蓝河发来消息,睡了没啊赶紧睡了啊不要老想着熬夜抢我们boss。

没几秒蓝河撤回了消息。

叶修盯着屏幕,嘴角的弧度完全进入了恋爱状态,状态栏显示蓝河正在输入,叶修暗暗数着秒,一分钟过去了,一条语音消息蹦了出来,是同输入时间天差地别的两秒。叶修点开,是蓝河的声音,故意压得有些低,他说:“晚安。”

 

叶修想起白天时候,白昼晴空,他们下车,站在路口,并排站着肩膀抵着肩膀。

叶修问蓝河:“你去哪儿我送你。”

同时,蓝河也问叶修:“你去哪儿我送你。”

两人一愣,开始笑。蓝河先绷住,严肃问:“你要干嘛!”

叶修扶着蓝河肩膀站住了,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我在追你呀!”

蓝河盯着叶修的眼睛,“今天天气很好。”

叶修知道一定还有下一句。

蓝河温声细气地仔细同叶修讲:“我也在追你呀。”

 

FIN.

写完啦!

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企划真的是超级心虚怕拖稿!

找到了自己写这对儿的正确方式超级开心!当然也真的谢谢喜欢《天在看》的大家!鞠躬!真的是被激励了。仍然不满意仓促结尾的(下)。所以干脆搞个系列吧! 

话说当时就想搞个天地日月系列!虽然现在想法还是有变化,但是系列文应该是跑不掉了。总之这个系列还会继续!

虽然不是什么浩大的工程但是超级开心,大概是可以写好多好多他们的故事。

就是一个爱情故事。

不会写长篇,只能这样一篇篇来慢慢讲,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好啦,重点来了!

叶修生日快乐!

 

目录&时间线

评论(7)
热度(273)

阿言

©阿言
Powered by LOFTER